Register Login
CARI Infonet Return home

vsysd's space https://b.cari.com.my/?2511450 [Favorites] [Copy] [Share] [RSS]

Blogs

年少不懂孔乙己,讀懂竟是中年的自己

Viewed 120 times21-7-2022 02:33 PM

 


《孔乙己》這本小說,我每隔十年都會讀一次,那個可笑、可憐又可悲的人,我總是無法完全厭惡。
因為他的身上沒有大奸大惡的影子,只有偏執、倔強、清高、懶惰、小偷小摸,印著太多尋常人的印記。
而那些細微的毛病通通加在一起,其實就是在生活和理想邊緣掙扎的芸芸眾生。
魯迅先生寫孔乙己,本意是寫一種人間悲苦,一種諷刺的存在與環境,一種涼薄無人問的生死。
多數人看過孔乙己的故事也不過是跟著笑笑,轉眼便忘了。
直到酒館中發生的一幕幕,如出一轍地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上演時,那些不倫不類、固執己見、訕然嘲諷、冷漠涼薄與自己周圍的一切一一重合。
我們才驀然發現即便百年過去,時代日新月異,我們也並不比他好太多。




1

在階層夾縫中掙扎
孔乙己是酒館里唯一穿著長衫且站著喝酒的人。

他既不願放下讀書人的面子,執拗地穿著破爛長衫被長衫客視為乞丐,也沒能掙來清高的本錢,在短衣幫裡找到優越感和尊重。


他是生活在兩種階級的夾縫和斷層里的異《孔乙己》這本小說,我每隔十年都會讀一次,那個可笑、可憐又可悲的人,我總是無法完全厭惡。
因為他的身上沒有大奸大惡的影子,只有偏執、倔強、清高、懶惰、小偷小摸,印著太多尋常人的印記。
而那些細微的毛病通通加在一起,其實就是在生活和理想邊緣掙扎的芸芸眾生。
魯迅先生寫孔乙己,本意是寫一種人間悲苦,一種諷刺的存在與環境,一種涼薄無人問的生死。
多數人看過孔乙己的故事也不過是跟著笑笑,轉眼便忘了。
直到酒館中發生的一幕幕,如出一轍地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上演時,那些不倫不類、固執己見、訕然嘲諷、冷漠涼薄與自己周圍的一切一一重合。
我們才驀然發現即便百年過去,時代日新月異,我們也並不比他好太多。


图片


1

在階層夾縫中掙扎
孔乙己是酒館里唯一穿著長衫且站著喝酒的人。

他既不願放下讀書人的面子,執拗地穿著破爛長衫被長衫客視為乞丐,也沒能掙來清高的本錢,在短衣幫裡找到優越感和尊重。


他是生活在兩種階級的夾縫和斷層里的異類,被人當做取樂物件,可笑又違和。
但現在的人又能比他好上多少呢?
年輕人沒有掙來豐厚的錢財,卻靠著各種借貸方式,過著貌似逍遙的小資生活,吃穿用度無一不精緻,與人炫耀奢侈品,彷彿自己生活在富貴階層。
只有一人獨坐在夜深人靜時,才會翻看自己的信用卡額度還有多少,花唄、白條有多少待還,一個月的工資發下來還能剩下幾個零星數位,內心被焦慮和空虛籠罩。
白天來臨時,他們依舊穿著體面,走進星巴克,悠悠點上一杯咖啡,就像孔乙己穿著長衫走進酒館,就著“茴香豆”喝一碗體面的酒。
其實只有自己知道,兜里一清二白,明天的酒錢還不知道在哪裡。
生活就像那張照片,上半身理想,下半身現實,心在天上,腳在泥中。




2

錢財與志氣
讀書人的事兒,能算偷么?

孔乙己因為偷書被酒館里的人嘲笑時如此狡辯,臉上卻不自覺漲紅了,然後喃喃之乎者也,試圖維持早已蕩然無存的讀書人的尊嚴。


孔乙己偷的不是金銀財寶之類名貴物品,而是讀書人最重視的書。
他雖窮,卻還留了一點志氣,並不貪錢財,只求個溫飽酒錢。
窮卻不貪錢財,現在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。
畢竟,富貴的人希望更富貴,清貧的人希望翻身富貴。
為了利益打破原則與底線的人不在少數,只是不再以「偷」這樣低級的方式,而以騙、以威逼、以利誘。
但人真的翻過道德和良心的藩籬時,怎麼可能只拿書呢?
當然是什麼貴重取什麼,什麼值錢拿什麼,能拿多少拿多少,旁人的生死不問。
一邊掙錢一邊失去底線的人,未必比偷書的孔乙己高尚。
錢財與人之間的關係只有奴隸與主人,有志氣的人不做錢財的奴隸,沒志氣的人跪倒在金錢腳下。,被人當做取樂物件,可笑又違和。
但現在的人又能比他好上多少呢?
年輕人沒有掙來豐厚的錢財,卻靠著各種借貸方式,過著貌似逍遙的小資生活,吃穿用度無一不精緻,與人炫耀奢侈品,彷彿自己生活在富貴階層。
只有一人獨坐在夜深人靜時,才會翻看自己的信用卡額度還有多少,花唄、白條有多少待還,一個月的工資發下來還能剩下幾個零星數位,內心被焦慮和空虛籠罩。
白天來臨時,他們依舊穿著體面,走進星巴克,悠悠點上一杯咖啡,就像孔乙己穿著長衫走進酒館,就著“茴香豆”喝一碗體面的酒。
其實只有自己知道,兜里一清二白,明天的酒錢還不知道在哪裡。
生活就像那張照片,上半身理想,下半身現實,心在天上,腳在泥中。




2

錢財與志氣
讀書人的事兒,能算偷么?

孔乙己因為偷書被酒館里的人嘲笑時如此狡辯,臉上卻不自覺漲紅了,然後喃喃之乎者也,試圖維持早已蕩然無存的讀書人的尊嚴。


孔乙己偷的不是金銀財寶之類名貴物品,而是讀書人最重視的書。
他雖窮,卻還留了一點志氣,並不貪錢財,只求個溫飽酒錢。
窮卻不貪錢財,現在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。
畢竟,富貴的人希望更富貴,清貧的人希望翻身富貴。
為了利益打破原則與底線的人不在少數,只是不再以「偷」這樣低級的方式,而以騙、以威逼、以利誘。
但人真的翻過道德和良心的藩籬時,怎麼可能只拿書呢?
當然是什麼貴重取什麼,什麼值錢拿什麼,能拿多少拿多少,旁人的生死不問。
一邊掙錢一邊失去底線的人,未必比偷書的孔乙己高尚。
錢財與人之間的關係只有奴隸與主人,有志氣的人不做錢財的奴隸,沒志氣的人跪倒在金錢腳下。

Comments (0 Comment)

facelist

You have to be logged to leave a comment Login | Register


ADVERTISEMENT


Mobile|Archiver|Mobile*default|About Us|CARI Infonet

25-2-2024 04:42 PM GMT+8 , Processed in 0.06604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To Top